靈性成長、吸引力法則大解密

關於部落格
吸引力法則,可以開啟靈性成長;靈性成長,可以幫助深層療癒,讓吸引力法則加速運作。這,不再是秘密的秘密,已在此一一解密。
  • 7696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9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便便和羽毛的故事(4)

美國心理諮商博士Doreen Virture《朵琳.芙秋》,在她天使療法的著作中提過:天使其實是能量體,不如人們想像有對雪白的翅膀。然而,自古以來,人們想像中的天使都有翅膀。祂們,就常常以羽毛提醒人們,祂們一直在身邊,保護我們、照顧我們。 這一次,P所指出的那支羽毛,黏在一個思樂冰重量杯緣,出現的方式,的確有別於其他散落在地上的羽毛。上一次,他所指出的羽毛,從天而降又迴旋降落在眼前,雖然極為迷你,卻很難不注意到。還有一次,他精準感應出鄰居童年父母能量,傳簡訊和我分享奇遇的當下,發現前方有一根羽毛。 * * * 今年夏天,P探訪維多利亞老家,其實是一趟揮別過去的旅程。 在一連痛失幾位親人之後,他自維多利亞島搬家到溫哥華,不願、也不敢再回頭,就怕觸景傷情。今年春季的回訪,是參加一位堂妹的婚禮。雖然沒跟在他身邊,但從他當天往返不敢久留的表現看來,我知道:那,絕對是一場驚心動魄的家族聚會。他表示,扺達婚禮前的那一段路,每個景物都熟悉得讓他窒息,就連車水馬龍的聲音都叫他心痛。還好,再度見到延展四代的親人,讓近鄉情怯的他放下了防衛,將心輪打開不少。儘管趕著搭上最後一班渡輪回來,說什麼也不願過夜,他還是肯定這次回訪,有助面對失去至親的哀傷。也因為這次經驗,他暗自下定決心:下一次再回去,就是要處理幾位過逝家人的骨灰了。 每年七月前後,P就顯得極為情緒化,不是焦躁不安,就是悲憤不已。原因是,爸爸的生日和大哥的忌日,都在七月。父親和大哥在多年以前,相繼自殺,提前結束了人生。在幾次協助他釋放深沈哀傷之後,我才明白,父親之所以選擇離開人世,是因為受到二哥自殺的衝擊。父親辭世以後,母親一直捨不得放手,將骨灰留在身邊好幾年。大約九年前,母親因心臟病發而撒手西歸。當時,他自我放逐到從舊金山工作,無法趕回來見最後一面。沒想到,母親前腳才走,大哥後腳就跟上,上吊自殺結束了生命。從母親那兒,他承繼了父親及祖父的骨灰,再加上母親和大哥,九年以來,緊緊握住一共四個人的遺體,不想、也不知道該如何放手。 也許,因為先前的水晶療法,或是,綜合深度療癒的催化,P終於準備好,打算一口氣帶著四位家人,回到將他們遺體燒成成千萬顆細灰的老家。這個叫P又愛又怕的老地方,也曾將他的心擊成千萬顆細碎的淚珠。 「這麼些年來,我活得像行屍走肉一樣。」首次電話聊天時,P就告訴我:「一直到去年底,在耶誕節前後,我聽到有個聲音告訴我:『死的是他們,不是你!』於是,我知道,我需要努力自我療癒。」當他下定決心,要讓骨灰塵歸塵、土歸土之後,他告訴我:「感謝你,是你讓我明白,我應該釋放他們的靈魂自由,只有這樣,我才能釋放自己的心靈自由。」 為了替他加油打氣,我決定與他攜手同行。 那個星期六,我們決定搭最後一班渡輪,從溫哥華市向維多利亞島出發。維多利亞是BC省首府,位於溫哥華海外,大約一個小時半的渡輪旅程。當我們分別抵達相約的中央火車站,才發現渡輪包車PCL自夏天起,取消了週末前往渡輪海港的最後一班車。櫃台工作人員建議我們,改搭大眾運輸系統。P,忍不住心慌了起來。好不容易凝聚勇氣採取行動,卻遇到這預料之外的阻礙。我們,分別打了電話,期盼能找到朋友,好心開車載我們到渡輪搭乘地。所幸,我朋友知道該搭什麼車,又在哪兒轉車,如果一切順利,應該可以趕上最後一班渡輪。 匆匆忙忙,我們跑出火車站,轉往站前的捷運站。 「我們就盡量趕,萬一趕不上,就改天再來囉!」拖著困著四個靈魂的皮箱,P試圖安撫我。我知道,這番話,他多半是說給自己聽的。 「你放心,我們一定會趕上的!」我微微笑著,充滿了信心。 「你這麼確定?!」 我往他的腳一指,示意他低頭看看。就在他右腳尖一公分前,有一根長長的潔白羽毛。P的眼瞳鼓得又圓又亮,一付很想相信,卻又不禁懷疑的表情。我沒再多說什麼試著說服他,只無聲在我臉上表現出:「你等著瞧囉!」 我們很快搭上捷運,來到Vancouver City Center。一班往機場方向的列車,正好進站。只不過,我誤以為,那不是我們的班車,就示意P別上車。等車離站了,我才恍然大悟,那其實是對的班車。因為我的誤失,我們得多等六分鐘。這,又讓P忍不住急了起來。 「別怕,一切都會很順利的!」我依舊信心十足。 之所以這麼有信心,是因為有太多類似的經驗,只要我當下願意靜下心來,總會得到莫名的幫助。比如說,公車在不該停下的時候為我停下,或是,一進地鐵站,我的班車就隨即進站,完全不需要等待。二年前,在前往希臘雅典的班機上,機身碰到亂流而大幅震盪,就連雜誌都給震到地上。恐懼不安的我,順勢伸手去撈雜誌,卻在腳邊發現一只小小的白色羽毛。在機艙裡找到羽毛,機率有多高?就在那一刻,我明白,那是天使在告訴我:『不要害怕,會沒事的!』沒多久,機身恢復了平穩。 一搭上新來的班車,P就要我拿出手機,查查看,我們要轉搭的下一班公車幾點出發。搜尋的結果是,我們到達轉車站後,大約有二分鐘的時間,改搭前往渡輪港口的公車。這個結果,簡直讓P心驚肉跳,連肢體語言都說著「我很緊張」四個字。我要他靜下心來,調整好自己的能量。我很清楚,那班公車,一定會等我們! 出了捷運站,手機告訴我,正好是公車出發的時間。我大步飛向轉車站,將P遠遠拋在身後。我的計畫是,先趕上公車,再請司機等拖著行李的他。當我扺達站牌時,已經遲了二分鐘。公車,不在現場。因為是週末,下班車要一個小時之後才來。就算搭上了,也將錯過最後一班渡輪。沒多久,P也趕上來。就在以為錯過班車時,站牌下有二位陌生人,告訴我們公車還沒來。他們,在半小時前抵達,還沒看到有公車來過。沒多久,另外一位男子也從遠方而來,好心告知,他等了將近一小時,在上班車離開後,還沒看到任何公車來過。也就是說,我們的確沒錯過班車。不但如此,他還指著停在五十公尺外的公車說,那是我們的班車,從轉車點到渡輪港只要四十分鐘。當時,距離渡輪開航,還有一個多小時。 這個消息,終於讓P的心放穩了下來。 「你不覺得這些人,都是天使嗎?」我覺得十分有趣。以為錯過公車的我們,根本就沒有開口問,這群等車的陌生人,卻主動提供訊息給我們。他們,不是天使,是什麼? 「我只能說——」P故意裝得死鴨嘴硬:「你的旅行運很好!」 「但是,今天『你』才是主角啊!」 時間一分一分經過,十五分鐘過去了,仍不見巴士司機。我們的班車還是停在原地,完全沒有開動的樣子。那位男子,走向巴士往裡頭望了幾眼,又走向對面另一輛公車。過了一會兒,男子返回宣佈:「我們的司機,在和另一位司機聊天,聊著聊著,就忘了時間。」 哈!宇宙的安排,真是巧妙。 從最後一班渡輪包車突然取消開始,到因為我的失誤多等了六分鐘,再到公車司機聊天忘了啟程時間,讓我們可以順利前往渡輪海港。就連半信半疑的P都不得不相信,有股神奇的力量在幫助我們,不,正確地說,是在幫助「他」。最後一班渡輪,我們自然是搭上了——在天使的幫助之下,至少,我是這麼相信的。一直到抵達下榻旅館前,我們都還不停讚嘆著,這一連串不可思議的巧合。當P將沈重行李放下,來到櫃台check-in,我們都以為,這就是完美句點了。卻壓根也沒想到,當班的日本櫃員,莫名其妙給了他將近台幣二千元的折扣。 不管是巧合,還是奇蹟, 原本預期曲折多難的旅程,竟然充滿了玄妙的能量。 這,應驗了我個人的信念: 只要我們願意自我療癒,宇宙也好,天使也罷,真的會傾力協助我們。 隔天中午,P偕同叔叔、嬸嬸、堂妹,到維多利亞Sax Point,完成了揮灑骨灰、揮別從前的告別儀式。於是,逝者逝,生者生。他自己及整個家族的靈魂,終於豁然獲得釋放;久違不見的心靈自由,也悠然感到重生。 .....................待續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